AI克隆人,开始打工赚钱

号优优网uiuihao
预计阅读时长 18 分钟
位置: 首页 AI文本模型 正文

以下文章来源于深AI公众号 ,作者深AI团队

今年3月底的某一天,在北京创业的王登科,突然有了一个强烈的想法——克隆自己。

他很早就想做一个聊天机器人。今年以来,ChatGPT的爆火,llama和chatglm6b等开源模型的出现,让他觉得,或许是时候了。

他决定试试看。

基于10万条微信聊天记录,280篇博客文章,他花了几个晚上的时间,在chatglm-6b预训练模型的基础上,训练出了自己的数字克隆人。而且,实现了像模像样的聊天。在第一次对话中,他的克隆人就学会了骂人。

20247.jpg

王登科第一次和他的聊天机器人对话时,对方说了脏话

为了让AI更像自己,他又进行了多轮优化、训练,最终得到了一个相对理想的版本。现在,所有人都可以在一个网页上,跟他的数字版聊天。大部分时候,你几乎很难区分,屏幕的另一侧并非真人。

在王登科跟另一个“自己”瞎聊的同时,一些有野心的科技公司,正在紧锣密鼓开发自己的大模型,然后试图像流水线一样批量生产AI克隆人。

小冰公司启动了“GPT克隆人计划”,要克隆一批跟真人性格、技能、声音一样的明星红人;360创建了一个数字人广场,在发布会上邀请“马斯克”进行问答;国外的Forever Voices公司,为女网红Caryn Marjorie创建的克隆人同时跟1000个“男友”聊天,每分钟收费一美元;主打名人克隆聊天的Character.AI公司,APP上线一周下载量超过了ChatGPT。

这是一个潜在的大市场,已经被科技公司盯上。从野生网红,到娱乐明星,再到科技圈大佬,人人皆可被AI克隆,然后被售卖。

这或许是一条流量变现的新路子,是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也可能是人类社交网络崩塌的开始。

“我需要一个分身”

连续创业者邱懿武,是浙大创业圈里的活跃分子。

两个月前,邱懿武用开源大模型,结合自己过去的交流和文章,做了一个“邱懿武GPT”。这是一个铜人形象的数字版分身,能模仿他的说话方式、语气、个性跟人聊天。

他想用自己十多年的经验和思考,去训练一个更懂自己的永生体,然后用它去提供咨询和交流。

这并非痴人说梦。“大模型技术到了拐点,现在GPT4的表现,已经超越了图灵测试,这意味着你已经区分不出来是人还是机器。”邱懿武对深AI说。

他迫切需要一个“分身”。自动去年启动“造物云”的创业项目后,他开始忙起来,很多时候感觉分身乏术。

他想开一门设计课程,传授一些审美知识和设计技巧。他还想开一门创业课,把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总结的方法论,统一对外输出。

现在,他认为GPT可以帮他完成这项繁琐的工作。“让我的分身去全国各地开课,每天都可以讲,我自己都不用出镜。”他认为,以目前的技术,有些录播课程完全可以用GPT分身出镜,一些需要即时互动,甚至自己生成讲课内容的课程,可能还得等技术更成熟一些。

事实上,已经有人拥有了自己的数字版分身,并开始打工赚钱了。

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在抖音上有100多万粉丝,据他介绍,从去年10月开始,由人工智能公司硅基智能为他定制的数字人上线,后期他出镜口播的一些短视频,都是由这个数字人完成。他只需要提前准备好口播的文字稿,录好一段音频,数字人就可以出镜讲解,你很难区分真假。

0120334.jpg

刘润的口播短视频页面

通过这种方式,刘润的时间精力被解放了。

这背后的技术原理不复杂。人工智能让机器学习了刘润之前的视频,捕捉了他的神态、表情、动作,然后高像素模仿,生成跟真人出镜一样的视频。目前,做类似技术的公司很多,实现起来难度不大。甚至在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你都可以找山寨商家定制一个自己的数字分身。

这只是初级版的数字分身。再往前进阶,是AI克隆人。AI克隆人是数字人中一个特别的类别。

美国的Forever Voices公司,从声音克隆切入市场。创始人John H.Meyer提及自己的创业初心时,讲过这样一段故事:六年前他的父亲离世,让他经历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直到今年4月,借助AI的力量,他用Forever Voices打造了一个聊天机器人,实现了跟父亲的再次语音交谈。

在对话框中,这个机器人有跟他父亲完全一样的声音、语气、说话方式。更重要的是,对方可以跟你实时互动,说的话不是提前录制,而是即时生成的。

“用AI的形式保存自己,让数百年后的几代人与你交谈。”John说。

就是在这个机器人的基础上,Forever Voices为女网红Caryn Marjorie打造了一个克隆人,粉丝可以花1美元/分钟,和AI版的她聊天。Caryn Marjorie在美国社交平台Snapchat上拥有近200万粉丝,它由此实现了同时跟1000个男粉丝聊天,并在一周内赚到了72000美元。

120407.jpg

女网红Caryn Marjorie

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GhatGPT的诞生。GhatGPT能理解用户的意图,跟真人一样与你聊天。Forever Voices就接入了GPT-4的API。

之前,无论是声音克隆,还是形象仿真,都有一些局限。用AI声音合成复制任何人的声音,用深度伪造进行AI换脸,早已被骗子用来诈骗。但它们的使用场景有限,尤其是在实时互动上表现较差。

今年大火的生成式AI,让机器使用自然语言处理(NLP)来理解和响应用户的文本和语音消息,以更像人类的方式跟人类交流。并且,机器学习消化了被克隆对象的所有历史资料,还可以从与用户的交互中学习,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改进其响应效果。

从录播模仿,到即时生成,AI打造的数字人越来越像真人,开始在更多场景里解放生产力。从交互体验的角度,机器学会了自我演绎,它不再是一个复读机,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具体的“人”。

流量变现的新路子

科技公司研发新技术,让AI克隆人变成现实,目的不是炫技,也不是要制造玩具。这或许,是一条流量变现的新路子。

Forever Voices公司为女网红Caryn Marjorie打造的AI聊天机器人,只是其明星克隆人计划的一部分。

这家公司瞄准大量公众人物,如乔布斯、马斯克、Taylor Swift等,建立他们的虚拟形象,让人们体验跟名人语音聊天的感觉。他们实现了让AI版本的乔布斯,与AI版本的马斯克对话。那段演示视频吸引了大量用户围观,让这家公司火速出圈。

用户如果想跟这些虚拟名人进一步聊天,需要按时长付费。这是一门几乎稳赚不赔的生意,因为克隆人一旦被AI创造出来,可以同时跟成千上万个人聊天,边际成本为零。它实现了将流量规模化、批量化、流水线式的变现。5月14日,女网红Caryn Marjorie在社交媒体宣布,他的“男友”数量超过了1万个。

0120448.jpg

在中国市场,小冰公司的探索更为激进。

小冰公司在5月16日宣布启动“GPT克隆人计划”,最短只要采集三分钟数据,即可为明星红人、专家学者或普通人创造源于本人性格、技能、声音、外貌的AI克隆人。

明星红人是其一大卖点。首批上线的AI克隆人中,关注度最高的一个,是此前争议很大的女网红“半藏森林”。

小冰0115430.jpg

毫无疑问,网红能带来流量,用户为之付费的意愿也更高。根据小冰公司在6月1日公布的数据,后台报名克隆人的网红明星全网粉丝总数已超过5亿。粉丝疯狂涌入小冰公司开发的专属APP,刺激了下载和使用。

在流量变现上,小冰公司非常直接。

按照小冰公司的规则,任何人都可以在小冰的平台上创造克隆人。克隆的对象可以是你自己,也可以是其他人。你可以用公开数据克隆一个周杰伦,也可以克隆一个马斯克,然后跟他对话,还可以把它分享给其他人。

254561000.jpg

深AI和“周杰伦”的聊天记录

这其中最神奇的地方在于,你创造的克隆人在加V认证后,可以有偿对外“接单”。目前克隆人的“营业范围”,主要是陪伴式在线聊天。当有人付费后,小冰平台抽走一部分,剩下的都是你的。

对于有粉丝基数的明星而言,这简直是流量收割机。一个明星的精力再旺盛,工作室再庞大,也不可能做到即时回复粉丝私信,更别提长聊了。

克隆人能做到24小时在线,秒回消息,文字语音表情包灵活应用,关键是,它的知识储备、说话方式,几乎跟真人一样。

情感、社交和偶像崇拜,是现代生活中最重要的精神需求。从制造偶像到复制偶像,AI创造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小冰公司CEO李笛说,“实际上这是种C2C(消费者对消费者)的商业模式,也是目前为止在AI大模型普及后,出现的第一个C2C的商业模式。”

抛开背后的道德和法律争议,这是一个看起来相当性感的商业模型。AI虚拟聊天和情感陪伴,一直以来就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如今生成式AI技术的成熟,给这门生意添了一把火。

在Forever Voices和小冰公司推出产品之前,去年底国内就有一款叫Glow的产品小火了一把。

Glow的玩法是在应用中创建虚拟AI机器人,用户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机器人,设定人物背景、性格、价值观等特征,实现实时沟通、互动并建立情感连接。通过后续的对话训练,还可以调整机器人的语气、说话方式等等。

这款产品上线后,只用4个月时间,积累了接近500万用户。其背后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MiniMax,现已估值超过10亿美金,晋升AI独角兽序列。

人人都是“数字仓鼠”

邱懿武认为,AI克隆人商业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这本质上就是IP授权,属于虚拟经济的一种,把人也数字化了。”

通过克隆自己,人类实现了自己商业价值的延伸。“虽然我不是娱乐明星,但我把自己做设计的经验总结成方法论,服务不了太多人,那就让我的机器人去做好了。”他说。

他现在会有意识地把跟自己相关的数据记录下来,以作为将来克隆自己的养料,目的是要让自己的记忆留存在数字世界。

在《流浪地球2》中,刘德华饰演的图恒宇,运用深度学习和数字孪生技术,让自己逝去的女儿成为第一个拥有数字生命的人。数字生命就是将人的大脑中思维、记忆等所有数据,全部下载到计算机中,让人的灵魂能够在虚拟世界里永生。电影中,图恒宇借助丫丫的数字生命,在千钧一发之际拯救了地球的命运。

10537vx5c400.jpg

今年以来人工智能技术的突飞猛进,让越来越多人觉得,科幻电影中的情节,或许会在某一天在真实世界上演。

不过在王登科看来,现在所谓的AI克隆,更像是扮演,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克隆。

刘润数字人是真人写好脚本后,用一个模型生成声音,用另一个模型去让声音驱动虚拟形象,模拟人的口型和表情说话。

一些公司做的克隆人,是对文本大模型进行预训练,然后结合名人的公开数据,对名人进行扮演。AI对名人的扮演会更逼真,因为名人的数据更多。只要原本的底层模型足够好,扮演名人就非常容易。

王登科认为,这都不是他想要的克隆。AI只是根据人类输入的信息在做反馈,还不能自主地跟人一样去应对。

他想用大量本人产生的原始数据,从底层去训练、改变模型的结构和参数,使模型本身就具备跟自己一样的知识、性格、习惯、说话方式。这就像是在大模型上接入了一个有自己参数的插件。

但在试图克隆自己的过程中,他陷入了一种矛盾心态。

“我某种程度上挺讨厌AI克隆,它可能会消解人类存在的意义。提高效率是好事,效率提高到极致,就是不需要效率了,人也不需要创造了,那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他对深AI说。

这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社会伦理问题。

如果有一天,AI克隆人变成科技巨头的赚钱工具,变成普通人的商品和玩具,成为另类意义上的“电子宠物”,这对人类是更好还是更坏?

业界和监管层目前都没有答案。不过,小冰公司的AI克隆人上线不到一周,就全部变成了不可见状态,包括网红“半藏森林”也已下线。此前在年轻人中低调传播的Glow,也被限制下载。

AI克隆人还处在发展早期。对于人类而言,AI大模型就像一个黑盒子,人类还没有彻底搞清楚它是如何运作。“你扔进去一堆数据,一轮一轮跑,最后反馈出一个结果,但它到底训练了什么,改变了什么,为啥参数变化了,没人知道。”王登科说。

《大模型时代》作者龙志勇也对深AI说,大模型现阶段就是靠做黑箱实验来验证能力,靠做黑箱训练来提升能力。

永远保持敬畏之心,或许是我们迎接AI时代最好的方式。

*题图来源于《银翼杀手2049》。


声明:本文内容及配图来自互利网收集整理撰写或者入驻合作网站授权转载。文章及其配图仅供学习之用,如有内容图片侵权或者其他问题,请联系本站侵删。
-- 展开阅读全文 --
头像
开通ChatGPT 4.0账号 详细的ChatGPT Plus会员充值教程
« 上一篇 2023-06-29
官方 gpt3.5, gpt4.0、github copilot chat、gpt3.5 api、gpt4 api 对比
下一篇 » 2023-07-04

相关文章

取消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617人围观

作者信息

似水流年

今日已经过去小时
这周已经过去
本月已经过去
今年已经过去个月

热门文章

系统获取,无需修改

标签列表

目录[+]